Chapter 2

 

         宴會結束的隔天,我和我表哥一大早就為了公司正在建設中的渡假村到墾丁出差,我負責這次渡假村完工後一切的宣傳以及相關廣告事宜,我表哥則是去工地監工,查驗渡假村的建設進度,我們預計會在南部地區待個一周的時間,除了原本的勘察墾丁的度假村外,我們在去程與回程時也會順路至子帝集團在台中的子帝國際飯店。

 

        這次跟我表哥下南部我們都是開著自己的愛車一起下去的,雖然這樣很累不過沒有辦法,我們在墾丁時必須分頭進行工作,開著我的Jaguar XF跟著我表哥的ASTON MARTIN VANQUISH,一路上我們都維持著安全速限,周一十點左右高速公路沒什麼車,不到三個小時我們就抵達台中子帝大飯店了,我們稍作休息後,子勤先將飯店外的設施以及環境,之後要我陪他一起巡視飯店每個地方,並且將所有該改善的地方要求飯店經理立即改善。

 

         在飯店裡吃過午餐後大約下午兩點半,我們就繼續開著車前往墾丁的渡假村,下午時段國道車流量更少,幾乎是沒有車子的狀態,看到我表哥的車速有增加的趨勢,我也隨著我表哥的腳步迅速加深油門,隨即湧現的是強烈地貼背感,在我超過他之後,他又向我閃了PASS燈示意要小跑一下,馬上就從內側車道超過我,看來我表哥在車上應該是無聊到發慌了,當我跟表哥車輛平行時車速,已達至兩百公里,我們就保持這樣的時速抵達墾丁渡假中心的工地。

 

        我們才剛到渡假村沒多久,子勤便接到我阿姨打來的電話,大略說了回程時,要我們到高雄的知名飯店和他們的千金吃飯,毫無疑問的這又是一場豪門對豪門的相親,而且阿姨在電話中還特別交代我必須跟子勤一起去,理由是她們是一對姊妹,既然阿姨都說話了,也只好答應,我跟子勤說「都是你害的。」再以哀怨的表情看著他,他以聳肩作為回應。

 

         晚上七點,墾丁渡假村的負責人召集了渡假村內各區施工單位的工頭以及渡假村的設計師,我們在工地旁的臨時辦公室,大略簡述了目前施工進度的落後情況,以及上個禮拜工地發生的意外情況,好險受傷的幾位工人都無大礙,當時在醫院檢查身體狀況後都已回家休息,而我表哥也特別交代負責人另外再前往受傷的工人家中表示慰問。

 

         開會結束後,我們抵達投宿的飯店,我想要說的是這間飯店未來在墾丁地區確實是一個可敬的競爭者。在打理好行李後,我問我表哥要不要到墾丁大街逛逛,我換上休閒服之後就直接在停車場等我哥,而我們這次選擇只開一台車出去巡田水,一路上就看到一大夥人對著我表哥的車猛拍照,然後聽到一大堆驚呼聲「哇,是ASTON MARTIN耶。」由於我們都還沒有吃晚餐,就隨意在墾丁大街上隨意找了一間牛排館,這時候你就會看到兩個人明明就是大半夜的就還硬要戴著棒球帽跟太陽眼鏡。

 

 

 

         輕輕向上推開車門,車門就有如天使的翅膀般優雅緩緩地向上展翅,用同樣的方式緩慢地將車門帶上,就在進入牛排店之後沒多久馬上看到一大群人圍著車子在拍照,之後沒多久就有二十歲出頭的小女孩來向我們要電話,當然我們不會給她們我們的電話。

 

 

 

         吃完晚餐大約十點,在這個時間就回到飯店未免也太為無趣,我們就一起去墾丁附近的lounge bar,找了吧檯很習慣性的子勤把車鑰匙放在桌上,他的鑰匙是ASTON MARTIN專屬的水晶鑰匙,沉甸甸的,鑰匙上的雷射刻印無不散發出極致優雅,相信我這只鑰匙真的很漂亮。

 

在吧檯前,每個沒多久就有女人過來搭訕,我不曉得他們是看上我的們的人還是我們的鑰匙,我說「哥,把鑰匙收起來啦,講沒幾句就被打斷很煩。」

 

子勤便將鑰匙放進了胸口的口袋,我又說「這麼多人來搭訕,難道都沒有一個人讓你有心動的感覺嗎?」

 

 

 

「沒有,我平常跟那麼多企業的千金相親,我都不為所動了,在這裡的平凡女性怎麼可能讓我于子勤動心。」啜了一口可樂說「況且現在我們都不應該將我們擁有的浪費在胭脂俗粉上,與其把時間和金錢花在她們身上,我倒不如多買幾匹馬和幾部跑車,多練練馬術。」

 

「哈,哥,在這世界上有符合你標準的人嗎?」

 

 

 

「怎麼沒有?我也只不過是想找到一位能和我白頭偕老的對象而已,美貌與家世對我來說並不重要,當然你也知道我父母不可能讓我自己尋找我的真愛。」子勤對著我說

 

 

 

「還好我爸媽沒有給我這種壓力。」我露出慶幸的笑容

 

 

 

「你遇到女性的機會比我高吧!」

 

 

 

「聽你胡扯,你每隔沒幾個禮拜阿姨就會幫你相親。」

 

 

 

「不一樣啊,你所遇到的女孩和你認識那是沒有目的的,而我就有所不同,我媽介紹過來的幾乎都是要企業聯姻。」

 

 

 

「我還沒有想要定下來啦我還年輕」我戲虐的說道

 

 

 

「回程的時候那場相親怎麼辦?」

 

 

 

「我才該問你怎麼辦你相親那麼多次了!」

 

「乖乖的結束他吧,否則你我後果不堪設想。」

 

 

 

    隔天一早我們一起在飯店內用完早餐後,我表哥就到渡假村召開工程進度會議,而我則是帶著相機在工地附近取景以及構思未來的廣告事宜,熱帶風情的木屋再加上碧海藍天的沙灘,渡假村內還請來中式、西式、日式專業的廚師團隊,我相信這裡很快就將成為墾丁地區新的渡假勝地,這也將會是子帝集團最新的里程碑。

 

 

 

    今天豔陽高照,不過氣溫還不至於惹人厭煩,在完成了我的勘景任務後,隨興地買了杯冰咖啡,開著車開著窗戶獨自前往集團購置的海上娛樂活動預定地,離飯店中心並不遠,這裡處於海灣內,浪並不大,所有的海上活動幾乎都可以在這裡進行,目前水上設施也都在這裡就定位了,略鹹的海風吹拂在我的臉頰上,微微地感覺到舒適,看看時間也將近下班時間了,是該準備回工地和表哥會合討論之後的廣告該如何呈現。

 

 

 

回至下榻飯店,我和表哥在飯店內的咖啡廳討論完廣告事宜後,負責A區渡假村的營建督工和幾位工人,和我們在大廳碰頭,眾所皆知我們子帝集團從上到下,都很在乎員工的品德與行為,不管是在公領域抑或是私領域,當然不外乎關係企業的員工,該怎麼說呢,這個傢伙居然說:「于總、創意總監,等等要不要一起去酒店狂歡呢?我們有叫傳播妹呢!」

 

 

 

「不了。」我說

 

 

 

我想這已經踩到我哥的地雷了,當下子勤便說「不了,你們去吧,"我從來不讓我的靈魂墮落於骯髒之地"。還有我記得公司好像有規定主管級員工有那些地方不能去,如果明天是假日我或許會當作沒有這一回事,但明天似乎還不是假日,我想你們明天可以不用來上班了。」

 

 

 

「表弟,等會跟總裁以及人事室報告,從台北再派遣取代他們的工作人員下來吧!」

 

 

 

「是。」

 

    這就是我們集團的堅持,一直以來的傳統,我們並非沒有給予員工正當休閒的活動,集團主管以及員工,我們都給予相當長的年假,而且至集團旗下飯店、渡假中心、高爾夫球場等設施優惠的價格;在主管應酬層面我們則會要求至適當的場合用餐和規劃未來藍圖,廠商不願意配合我們是不會勉強的,集團將會另尋合作夥伴,我們相信在喝得醉茫茫的場合是談不了生意的,所以集團從上到下,由內而外,帶個人的感覺我想可以說是真善美的,這也是我們集團能夠如此壯大的主要原因。

 

 

        新的督工很快的就來交接工作,我們在墾丁的任務也告一個段落,再兩三個月的工期,渡假村就會如期完工,緊接著而來的是阿姨安排的相親,我哥交待完重要事項後,就準備前往高雄。

 

        早晨的一場大雨讓我們的兩部車沾上了點塵埃,不過我們的車子都有鍍膜,其實只要沖沖水髒汙大多都能處理掉,離開了渡假村,烏雲早已消散,換來的是陽光的普照,地面已經不再有積水。

 

       還尚未至高速公路前,我們先至附近的加油站加油,加完油後順道到旁邊附有的自助式洗車場洗車,噴完水後汙垢早已不復存在,但是我表哥仍然堅持再噴上一層厚厚的泡沫,然後沖掉,他拿出了抹布給了我一條,當我擦完後,我仍然看到一位穿著休閒服的男士蹲在ASTON MARTIN前仔細的擦拭著它的廠徽直至看不到任何一點灰塵,而車身以及輪圈毫無任何一點水漬,處女座的潔癖性格在此表露無遺。

 

 

 

       抵達高雄後,我們立即至阿姨交待的飯店投宿,大廳的風格帶有著摩登的現代感,接待人員的素質也有一定的水準,這裡的感覺並不會比我們子帝集團下的飯店遜色。

 

 

 

「我有不祥的預感。」子勤說

 

 

 

「啥?」充滿疑惑的看著子勤我說

 

 

 

「我媽媽剛剛打來叫我去接這次相親的負責人過來。」

 

 

 

「那有什麼好不祥的?」

 

 

 

「我不懂,這種事情找人去接就好了,特別交待我去。」

 

 

 

       恩,負責人是一位年約五十歲的高級婚友社的負責人,濃妝豔抹且就是很會說話相當老練的樣子,你可以想像古時候那種媒婆的樣子她就長那樣,所負責的對象幾乎都是上流社會的人士,在上流社會可是有點名氣的,而我們知道她除了安排相親外,也從事著不法勾當,例如:替政商界名人找名模陪酒、陪睡等。

 

她將飯店姊妹的基本資料交予我和表哥,然後跟我表哥說「你媽媽可是很重視這次的相親呢!」我並不曉得阿姨給了她多少錢,據說如果成功了還會得到一筆獎金。我們壓根沒有想到阿姨會找這樣的人幫我們安排相親。

 

 

 

       在負責人離開後,子勤很嚴肅地看著我「表弟回台北之後,幫我把車子牽回車廠處理一下我的副駕駛座吧!」

 

我說「蛤,幹嘛?電動座椅壞了嗎?」

 

 

 

       子勤慢慢說道「不,剛才載了那個老女人之後,我就覺得那個椅子很礙眼,害我渾身不舒服,趁我還沒想要換車之前,趕快幫我處理掉!」

 

 

 

「哥,那椅子一定超貴。」驚訝貌

 

 

 

「都是我媽害的,你先刷卡,這筆錢我會叫我媽幫我處理。」

 

 

 

    恩,這是我表哥典型處女座B型,除了有外在有潔癖外連精神層面都有。

 

 

 

       我想大家可能會有些疑問,家族會在高雄沒有置產嗎?有的,只是我們因為阿姨的關係,只好投宿於別人的飯店,不過我們也藉此機會,吸收別人好的地方。

 

 

 

       在高雄的第二天,早餐時間我和子勤在飯店內用餐,我不得不稱讚他們的餐點,帶有著奇妙的魔力,吃了一口並不會覺得油與膩,哦,我們吃的是墨西哥式早午餐。

 

這裡離高雄愛河不遠,我拋開了子勤一個人至愛河邊踏青,這邊和十幾年前的印象早已不同,不再有臭死魚味,在這裡放慢腳步迎面而來的並不是難聞的廢氣,河岸的兩旁經過綠化的點綴林蔭帶來了悠閒與清新氣息。

 

 

 

「回來啦!快去準備,五點要去五樓VIP室了,要等你還是我先去?」我表哥催促著我說

 

 

 

「現在也才四點,很急喔,你不也還沒換衣服嗎!」我回應他

 

 

 

「我不急阿,我根本沒有意願去,我是被逼的,我在想著怎麼當烙跑相親男。」子勤面帶不甘願

 

 

 

「等我你不偷跑喔,我不想沒家回。」

 

 

 

        四點五十分,我們依照我們的習慣提早了些許時間,飯店的主人並不如同各位在韓劇上所看到的白髮蒼蒼肚子很大的老頭,五十五歲的他滿頭黑髮大略有170公分高略瘦,穿著我爸爸那個年代的西裝,他的夫人一頭秀麗長髮,面色潤澤,穿著連身套裝更顯華貴。

 

 

 

我們主動向前寒暄「陳董事長,這是我表弟。」

 

 

 

「果不其然,都是高帥的美男。」陳董事長帶著笑容回道

 

 

 

        陳董事長帶我們進入VIP室,這裡放著一架YAMAHA的鋼琴,以及可以容納六個人的長型餐桌,他們的餐廳主廚也隨侍在旁,落地窗外是換上夜色的高雄愛河畔,河岸周圍的建築物輝映著愛河,愛河也因為燈光而有了色彩,遊艇破壞了水面上的色塊,並使之隨著不同色彩的水波雜揉在一起。

 

 

 

        當我們點完餐後,飯店的這一對姊妹才出現在VIP室外,該怎麼說呢,姊妹都散發著文藝氣息外表都是會令人傾心的,姐姐26歲也是在英國就學,直至去年妹妹完全學業之後,兩人一起歸國。姊姊主修企業管理學------飯店管理,妹妹則是主修法律學系。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我表哥的表現不如往常那樣的冷漠,他和兩姊妹相談甚歡,大概是他們都在英國讀書,有很多相似的共同回憶。陳董事長拿出了他們飯店內最貴的紅酒款待我們,我們也熱情的回應他。結束了晚餐,陳董事長請姊姊為我們彈奏了貝多芬《第三十號鋼琴奏鳴曲》,每一個樂章不同的變化,她的手腕和手指的力量傳至琴鍵上,該快就快,該慢就慢,美妙的表達音符的溫柔婉約,散發柔軟而夢幻的氣質,猶如音符從鋼琴裡跑了出來旋轉與跳躍繚繞在我的耳際,音符如此悅耳使我忘卻生活中的一切煩惱絲,讓每一個音符深刻的印記在心裡頭。

 

 

 

      陳董事長和夫人在鋼琴聲結束後離開,要姊妹留下與我們更加熟悉彼此。噢,我忘了介紹姐姐是陳意涵,妹妹是陳意欣。

 

 

 

「妳剛剛的表現很棒!」我對著陳意涵說

 

 

 

「我姊姊現在還是每天練鋼琴喔!」陳意欣驕傲地替她姐姐回答

 

 

 

「每天練習很辛苦吧?」子勤晃著手中的白開水說

 

 

 

「這一直以來都是我的興趣,對我來說並不辛苦。」陳意涵蓋上鋼琴

 

 

 

「這裡好悶喔,你們要不要一起去頂樓的lounge bar,看著夜景聊天呢?」陳意欣牽著姊姊的手,向著我們問

 

 

 

「可以,時間還早,我也不想這麼早回房間。」子勤看者手錶回答,而我則是滿臉疑惑的看著表哥。

 

 

 

「我‧‧‧我也可以。」我實在不懂我哥,這不是我認識的他阿,我說

 

 

 

      一起搭上電梯,到達頂樓後,我和子勤說一起去廁所吧,並向陳氏姊妹比了抱歉的手勢,示意她們先進去。

 

「你對陳意涵有興趣阿?」我直白的向子勤發問

 

 

 

「不,這樣的女孩,以往相親的時候遇過很多,這不足以讓我心動,只是有著熟悉的感覺。」他擦乾手上的水珠後,提提領子說「此外,你想這麼早回房間嗎?」

 

 

 

「恩‧‧‧‧‧‧走吧。」

 

 

 

      進入LOUNGE BAR,吧檯邊帶著藍色的燈光,放著JAZZ的音樂,呈現出來的感覺是一種舒緩與愉悅,四個人點的飲料都是不帶有酒精的,我向陳意欣問「妳姊姊的興趣是彈鋼琴,那妳呢?」

 

 

 

「我學的樂器是小提琴,不過我很久沒有練習囉,工作把我的興趣給扼殺了。」陳意欣凝視著窗外的夜景

 

 

 

「的確如此,在我還沒有回子帝集團前,在其他地方的工作一天上班十小時,回到家都累死啦,完全不想寫作。」我說

 

「看來子帝集團對你太好了。」子勤拍著我的肩說

 

 

 

      回到子帝集團後,我接任了高階主管,在時間的安排上確實比以往多出很多可以運用,而且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和子勤一起工作。今晚子勤和意涵聊了很多在英國讀書的記憶,這是一個很美好的夜晚,我們互相留下了臉書,我不知道故事會如何發展,一切隨由命運的安排。

 

 

 

 

莊嚴和高貴的氣質,只有蘊藏著豁達和崇高胸襟的人的靈魂才能表達出來。——狄更斯

 

全站熱搜

astonmartin09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